西双版纳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百一十七章 吕布重伤

发布时间:2020-02-15 19:30:57 编辑:笔名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百一十七章 吕布重伤

话説,张飞眼见二哥关羽也不是吕布的对手,心里顿时急了起来,他清楚地记得诸葛亮曾説过,今后,吕布很可能会是大哥刘备的死敌!

想到大哥刘备一直为心中的大业苦苦奔波,张飞这个憨直的汉子,在看了一眼虚弱的吕布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又迅速的睁开,内心似乎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只见张飞扶着关羽,迅速的退到了包围圈的外围,而文丑和甘宁见状,也意识到了不妙,两人快速的来到吕布身边,将吕布紧紧的护卫在身后.

"放箭!!!"

随着张飞的一声暴喝,刘备军在短暂的失神后,迅速的射出了无数犀利的箭矢,吕布三人手中兵器狂舞,勉强挡住了轮箭潮.

"兴霸!你护卫好主公!!"

文丑见刘备军又要开始第二轮箭潮,一拍马腹,纵马狂飙,杀往刘备军的箭阵中,手中镔铁长枪,迅捷如风,大杀四方,狂冲硬撞,如同一头远古凶兽,硬是在刘军人潮内杀出一个血口.

张飞见箭阵大乱,环眼一瞪,提矛便向文丑杀去,而关羽则指挥普通军士一拥而上,对吕布和甘宁二人展开围杀.

文丑之前受了箭伤,加上体力消耗严重,根本不是张飞的对手,才数十个回合,身上就多出了近十道狰狞的血口,不过,文丑十分硬气,硬是忍着伤痛将张飞死死缠住.

而甘宁和吕布也不好受,在关羽带领的数百刘军的围攻下,两人身上的血口越来越多,身体也越来越虚弱,眼见结局即将不可逆转,突然间,一队数百人的快骑冲杀而来,一柄柄长枪排列一线,冲往刘军阵内,一时间,刘军被杀得人仰马翻,惨叫声不停.

与此同时,吕布剑目赤红,骑着赤兔马于乱军内,且战且退,正要渡河,徐盛眼疾,立即领着五十骑而开,杀散围杀吕布的刘军后,与吕布合军一处.

吕布定眼一望,见是徐盛,顿时大喜,徐盛急喝道:"主公勿慌,我等护你渡过此河!"

徐盛説罢,立马吩咐三十快骑排成阵列,以作防线,而吕布则与徐盛引二十骑往对面河岸疾奔而去.

"不好,那吕布要逃脱了!"

在周遭的刘军将士一见,连忙大呼起来,在战乱内的关羽,张飞一听,顿时脸是一急,几乎同时强硬荡开阵脚,往吕布飞速追去.

文丑见状,速提枪紧随,张飞部署兵士助阵拦截,文丑奋力厮杀,在刘军人潮内,杀出一条血路,追上张飞.

张飞心里顾着吕布,与文丑且战且去,至于甘宁,也是提着大刀,在密集的人潮内,强行突破,杀的波开浪裂,很快便也追上了关羽.

就在此时,刘备,赵云,廖华等将引着数部兵马终于追上,从四面八方围拥而来,徐盛所带的数百兵马,一瞬间就淹没在刘军人潮之内.

文丑见势不妙,拨马往对岸一处逃去

,张飞见文丑逃开,也不去追,直往吕布刚才所逃的方向直追而去,至于甘宁仍在拼死缠着关羽,同时还要面对一波接一波刘军的围杀,饶是甘宁勇猛异常,此时亦是遍地血口,在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拼死为吕布多争取一些时间.

"杀!!!"

只听一声怒吼,又是一波刘军围拥而来,甘宁策马一退,挥刀猛扫,刀过之处,血肉横飞,关羽见状,对甘宁心起无限敬意,眼见甘宁被自家军士死死围住,关羽趁机一拍马匹,策马夺路而去.

"关云长!!!休想要走!!!"

甘宁乱砍乱劈,杀散人潮,见关羽离开,顿时虎目一瞪,纵马狂奔而去,甘宁歇斯底里狂吼,刀刀威猛,血腥无比,竟无意中将刘军将士给震慑住了,一时间竟然无人敢去阻拦甘宁.

却説,吕布和徐盛带着二十余骑一路逃奔,吕布连番受到伏击,心神体力即将衰竭,在刚才的一路厮杀中,吕布身上亦有十多个血口,个个都血流不止.

吕布脸色愈来愈苍白,只觉身体愈来愈重,赤兔马似乎发觉主人的险状,开始低声悲鸣.

眼见徐盛和手下众人皆脸露悲伤,吕布灿然一笑道:"此番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等拼死相救,待脱险之后,我必一一重赏!"

在这等危境之下,吕布竟还能以笑相对,当真令人不觉感叹,真乃当世奇人也!

只是,吕布的话音未落,只听得一道如山崩地裂般的喝声暴起,震得人耳朵发鸣.

"吕布拿命来!!!"

徐盛当即吓得心脏都快要跳出,转头一望,只见张飞提矛纵马,仿佛浑身布着黑气,如同一头狂鄙驰而来的巨大黑豹.

"主公,此乱世可以无我等,但不可无主公,你快快逃开,我等为你断后!!!"

徐盛猛地一咬钢牙,满脸死志,説毕,不等吕布回话,立即纵马挥刀往张飞迎去,而其余普通军士,无一迟疑,纷纷甘愿留下拼死而战.

吕布心里一抖,还未説出口中之话,赤兔马便四蹄开动,带着吕布飞奔而去,同时徐盛与张飞两人已经杀近,张飞暴喝一声,挥起蛇矛奋力.[,!]一扫,其力劲之大,足可扫断一棵巨树.

若是平时,就此一招,徐盛即使不死也是要受重伤,但徐盛却不知从哪里来的力劲,持刀一挡,虽虎口暴裂,但竟挡是住了张飞这一猛击.

张飞摇头再喝,手臂骤然膨胀,抡起蛇矛,往徐盛心窝就是一刺,蛇矛飙飞间,仿若听到了豹子呼啸之声,快得无法捕捉其影,徐盛避之不及,被张飞蛇矛赫然地穿入身躯.

"哇哇哇!!!!"

徐盛悲声大喝,血液喷飞,双手竟一把死死地抓住张飞的蛇矛,就在此时,那二十快骑杀到,冲得快的五六骑怒声暴喝,齐齐提枪往张飞身体便刺.

张飞面色冷俊,臂力迸发,猛然将蛇矛抽回,随即一个回身横扫,将那五六人尽数扫飞,剩余快骑一拥而上,张飞横眉直竖,环眼煞气浓烈,纵马乱扫乱刺,电光火石之间,便是杀了十几人.

眼见张飞将要突破而去,周围快骑拼死阻挡,但哪里是这头恐怖嗜血的恶兽对手,张飞直冲而飞,凡来阻拦之人,尽被他杀落马下,张飞于混杀间,另一手从敌骑手中夺过一根长枪.

眼见吕布已是逃出一段距离,张飞厉声大喝,气势骤然提升到dǐng峰,竟然用尽全身力气,手臂猛地一甩,长枪如同一道雷光,往吕布后背鄙而去.

"杀!!!"

吕布仓惶逃跑间,背后忽然涌起一股狂烈的飓风,吕布急回头望去,只见一道雷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正向他飙飞而来.

此时此刻,吕布已避之不及,只见长枪一冲而至,吕布只觉得体内右腹剧烈一痛,随后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随着长枪的去势鄙而去,吕布惨痛一声,滚落在地,连滚了数十米,地上即刻渗满血液.

张飞见状,嘴角翘起一个冰冷的笑容,拍马往吕布的位置急速冲去,欲要取下吕布的首级.

"七十步……"

"六十步……"

"五十步……"

随着张飞向着吕布一步步靠近,整个战场一时间沉寂下来,所有人都放下了打斗,不由自主的注视着吕布所在的方向,欲要见证一代战神的陨落.

"哈哈哈…战神死在我张翼德的手中,我张翼德将是天下!!!"

"贼人休想!!!"

就在张飞奔跑间,路旁忽起一阵风尘,原来是文丑绕路赶至,文丑狂瞪着铜铃般的巨大眼目,身上迸发无穷气势,提枪立马,挡在张飞面前.

"哇哇!!挡我者死!!!"

张飞见文丑三番四次阻他大事,心中怒火顿起,怒吼一声,蛇矛中压着蓬勃恐怖的气势,正欲再施杀招.

文丑察觉到危险来临,随即抖擞精神,亦准备用强杀招迎击,与此同时,赤兔马冲到吕布身旁,马嘴咬着吕布血色战袍,马头一甩,将其放在背上,然后迅疾再逃而去.

眼见张飞和文丑越来越靠近,张飞提矛倏然一刺,文丑也不示弱,全力挥枪一挡,两人气势同时爆发,仿佛是恶豹与凶狼的对决.

铛~!!!

张飞和文丑同时脸色一变,手上的兵器不可控制地荡开而去,张飞武艺确实高过文丑一头,但张飞跟吕布大战过一场,因而杀招威力只有鼎盛时候的六成左右,文丑虽然受了箭伤,但由于担心吕布安危,全身潜能爆发,故而与张飞平手收场.

不过饶是如此,张飞还是稍胜文丑一筹,只见他猛地一抓矛柄,先是止住去势,抡起蛇矛往文丑身上狂击而去,文丑慌忙躲避,战了数合,被张飞杀得毫无反手之力.

文丑见势不妙,又是退走,张飞拍马紧追,文丑心中又慌又乱,两人一逃一追,行不到数里,突兀间,响彻天地,震荡山林的喊杀声轰然暴起.

只见四面八方,漫山遍野尽是吕布兵马,以吞天翻海之势,往张飞齐拥而来,何靖此时满脸滔天怒色,杀气腾腾直逼向张飞.

临时有事,坐了两天的车,欠下的章节,小弟会通过加更的方式补上,给各位读者大大添麻烦了,小弟在这儿向各位大大道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