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从广电系视角看TVOS重整河山的技术棋

2019-03-03 17:23:29

TVOS1.0,是国家出版总署广电总局整合广电系的一步技术棋。之前多次难产终诞生的所谓国公司,则是一步组织架构的棋。

TVOS1.0诞生跟之前的IPTV、OTT都有关联。后两者,除了内容环节仍由广电主导外,其他方面主要就是电信的地盘。TVOS1.0,可以说是广电守护的核心地盘——有线电视的技术工具,同时,也是借此重整、反攻IPTV与OTT的一步。

有线电视确实还是广电体系的优质资产。无论是政策与技术、内容与应用、用户与市场、业务模式,都相对成熟。各地也有很多不错的公司,多家都已经上市了。

但这块业务一直面临电信的渗透与瓦解。过去几年,IPTV与OTT的冲击,对它的信心有很大影响。两年来的广电多种论坛上,有线电视运营商们真的是危机重重。

还是稍微绕一点说。

IPTV当初被视为电信插在广电心口窝的一把刀,话一点不虚。当时还没OTT概念,从业务模式说,广电当时是被电信OTT了。IPTV核心运营、计费系统主要在电信手里,从书房渗透到卧室与客厅,一度无往不利。

前两年,IPTV还一度“无序”发展,广电看着自己体系内企业跟电信捆绑那么深,发急,一会一个声音,实在兜不住,就不惜损害上市公司百视通利益,将其IPTV与央视CNTV 的IPTV整合。

但整合效果是把双刃剑,阻击了电信,却抑制了IPTV的发展速度,还给了OTT模式以成长空间。

OTT,理论是本来是广电系的菜。总局当年发了几张播控牌照,如果完全规范运营,是能扮演产业链核心角色的。但OTT嫁接在电信宽带基础设施上,广电虽能OTT掉电信,却无法真正管控终端,牌照方为拓展市场,也更愿借力开放的互联企业,电信巴不得它们都抱在一起,这导致内容与信息端出现很多问题,广电发急,但它事后的监管徒具形式,不但无效,还常常引发民意。如此下去,早晚一天会出问题。

这就意味着,基于电信宽带路径,短期内,广电不可能在电视领域真正做到可管可控。基础设施是管道,业务模式是人家主导,你在人家那里,怎么能够做出符合你口味的好菜来。

当然,真正的症结并不在于业务与管控不力,而是中国体制导致的广电系繁杂而分散的局面。截至目前,中国仍延续着几十年的广播、电视、混合覆盖“四级办”建设方针,并没真正改变广电系地域、条块分割严重的局面。中央与地方,同业与异业,广电系繁杂多多,每个领域,几乎都不能形成全国一盘棋的独立运营特征。

这跟电信运营商从中央到地方的垂直化体系形成了鲜明对比。这种格局下,广电系各地公司、业务,就容易寻求自己独立的出路,尤其是与电信合作,这样就被一一击破了。

广电一直寻求成为未来三融合核心的运营商。相比电信,固然资金实力弱小,政策面对它压制也很多,它与电信之间形式上有节制的互相渗透,事实上成了电信单向的渗透。

电信单向渗透看去四处开花,生龙活虎,符合市场趋势,引来消费者较好,但却累积许多问题,尤其在标准、运营、内容与应用及服务端,一片混乱,导致无序多多,各自占山为王,重复建设,市场分割严重,产业缺少协同效应,整体规模受到限制。

站在广电角度看,它要为此承担很多社会。对广电的批评,大多集中在逆市场的监管,但没有看到,它承担的职责,有许多侧重精神与文化,所谓意识形态的功能,与电信运营商们甚至工信部的角色不一样,不能完全以市场化为导向。几家电信运营商都是上市公司,可以全国一盘棋运营,显得比广电系开放得多,更易收获民意。而广电要承担更多非市场化职责,一味批评广电是三融合的阻力,并不公平。这是一国国情所致。

绕太远,话头回来。即便这种被动局面下,广电自身也在一直朝市场化转型。其实,当初NGB、OTT,都是广电率先用力发起。广电也是以可管可控的开放市场为导向。

当IPTV、OTT渗透过猛后,广电也在反击。除了政策监管——比如前几天的所谓OTT盒子的话题外,广电其实也在通过有线电视的重整,获得主动权。也就是说,广电会拥抱IPTV与OTT等模式,但它开始期望有线模式能成为几种路径的核心与主导。

这需要广电从政策、体制、技术、资金、资产、运营等各方面有所改革,重整产业链,建立生态模式。

这也是国初的用意。但是,由于这是一个复杂的工程,不可能一步到位,甚至不能达到全国一盘棋,但是,广电只要做到核心层面的可管可控,顺应市场也是它的思路。所以,它采用了阶段性的步骤,先易后难推进。

我们看到国没有当初那种设想中的霸气。但这是理性与实在的一步,广电系形式上有了一个市场化运作的全国企业。

而技术层面的整合要比其他方面的整合便捷一些。去年5月,在中国广播电视发展论坛(上海)上,原广电总局广电规划院有线研究所所长秦龚龙说,从技术面先实现广电系的整合切合实际,而有线市场相对成熟,可以成为三融合主要依托。事实上,广电规划院在有线领域,储备了大量技术与标准,许多已开始申请国际标准。在此基础上,形成运营支撑、综合络管理系统,终实现一个“云管端”的良好体系。

所以,广电TVOS1.0话题,外界批评为垄断,但我认为,这是广电在国公司成立之后,从技术层面开始整合有线电视业务的关键一步,也是广电总局对具体业务的推进之举。如果技术层面实现不了统一的规范,后续的体系也不太可能真正形成。

当然,我相信,广电系的动作绝不可能停在技术层面,我的判断是,未来,有线电视运营商的整合也会出现,切实的路径是,先从省内,然后扩展到跨区域整合。事实上,

从广电系视角看TVOS重整河山的技术棋

过去两年,已经开始零星发生,只是效应有限。

抛开广电的体制约束,我的看法是,没有一个强大的广电业,中国是不可能真正实现三融合的,也不可能出现超越海外市场的通信与传媒业巨头。如果电信运营商在这一过程中,只做旁观者,坐享政策变动带来的渗透机会,那它未来倒真有可能被OTT。合理的局面是,广电系、电信系应顺应潮流,敞开心胸,共同为对方化解难题。这当然需要更高层面的指令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