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市民吐槽不文明机主电影院通话10分钟被观

发布时间:2019-05-21 23:02:24 编辑:笔名

市民吐槽不文明机主:电影院通话10分钟被观众怒视

昨天,在街头走访,市民纷纷“吐槽”不文明打行为。不少市民亦在吐苦水的同时检讨了自身,并留下文明使用的呼吁和承诺。【场景:居民楼】“午夜粥”就怕人听不见近一个月,每天晚上10点,家住武昌八一路珞睿社区的陈女士就会听到对面年轻男子的“绵绵情话”。“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声音还特别大,可不是说给我的,而是扰人的粥。”陈女士住的社区老旧,隔音设施陈旧,楼间距很短,近处不足6米。上月,她家对面5楼搬来了4个租户,全是20岁出头的小伙子。几个年轻人一到晚上就开始在房间里联机打游戏,一边玩还一边叫骂。令人忍受不了的是,其中一名男子习惯性地在晚上10点钟走到阳台上大声打,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时不时还会传出些令人肉麻的情话和歇斯底里的喊叫。“要知道,他家阳台正对着我儿子的卧室。”虽经多次劝说,但该年轻男子依然我行我素。旁边单元楼里的一对老年夫妇甚至还为此换了整套隔音门窗,陈女士也不得已将儿子的小床搬到了自己房间。【场景:医院】病房“批次”不断“扰人千万种,但那种也没有在病房里‘批次’打折人寿。”昨天,市民徐国武在街头接受采访时称。徐先生说,自己82岁的老父因心脏病在本市一家二甲医院住院。老人病情较重,容不得病房里有什么响动声。3天前,同病房住进新病人万先生后,老人却被打得求饶。40岁的万先生因左下肢动脉急性栓塞入院,精神状态却很好。入院当天上午,万先生安顿好自己后,便拿出开始向亲友通报住院消息。徐先生的老父当即便把头缩到被窝里躲避。原以为很快就能消停,可万先生个“批次”的就打了8通——从父母到岳父母,再到兄弟姐妹,每通不下5分钟。备受困扰的老父亲,不得不用上了救心丸,并向万先生求饶,希望他把打改成发短信。“短信怎么说得清楚呢?”对此,万先生不仅没觉得抱歉,反而觉得老人的要求损了他的尊严。几分钟后,旁若无人的“第二批次”的通报开始。终,老人不得不打把儿子叫到医院要求给换病房。【场景:背街小巷】黑夜里响起“恐怖片音乐”家住前进三路的小许,近由于中山大道封路,每天晚上下班后都得走不短的路程回家。谈起不文明打的举动,他马上吐槽:“近就在大晚上遇到个奇葩铃声。”小许回忆,那时他刚走到一个小巷子,天已经完全黑了,猛然前面拐角处响起了《荒村客栈》中那个特别慑人心魄的幽怨曲子,他一下子汗毛都竖了起来了。十几秒后曲子停了,然后听到“喂,你好……”。小许惊魂初定:“我从那人身边经过时,差点忍不住踹他!”随后,小许在上发帖讲述了这一经过,众多友纷纷表示深有同感。有友称:“中午在办公室睡午觉睡得正香,突然响起仙桃腔调的大声叫骂,结果也是铃声,当时就想骂人。”【场景:公汽】一个打了七八站“一个男将,在公汽上打,不晓得几大个声音,他屋里有个小气的丈母娘,一车的人都晓得了……”提起坐公汽的一段经历,家住武昌徐东的廖先生直摇头。廖先生上周日和妻子一起去南湖走亲戚。坐上543路公汽没多久,就上来一位穿圆领橘色套衫的男子。坐了不到一站路,该男子的来了,好像是该男子的好友打来的。车上人不多,但该男子的声音特别大,起初通话的大概意思,就是劝对方不要把丈母娘接来了,不然“会蛮烦”。可能对方不听劝,该男子声音越说越大,并开始数落自己的丈母娘。比如,他结婚20多年了,丈母娘从没给过一分钱,逢年过节单位发的东西,都要送到丈母娘家里去。近几年丈母娘身体不好,就搬来一起住了,但是家里矛盾不断,起因就是丈母娘太小气。水不让多用,开灯不能开多,穿坏的衣服还非要做成抹布。诸如此类的例子,该男子足足说了七八站。“一车的人都朝他看,他声音反而更大了,下车时还没挂。”【场景:晨练广场】当“功放”扰乱他人家住后湖街美庐社区的张爹爹退休后就迷上了打太极拳,只要天气允许,他每天清晨都会在小区广场练上一两个小时。他说,自己怕散步的人拿大声放音乐。“把我打拳的节拍都搞乱了。”张爹爹回忆,有一次他正打到“右蹬脚”,左脚进步,重心稳住,准备慢慢蹬出右脚,突然传来一阵急促而又响亮的音乐声,他一着急差点跌倒。定睛一看,是个散步的女同志拿着在放音乐。“有些音乐太欢快了,声音又大,我们练拳讲究‘心平气和’,遇到这种干扰根本没法练拳。”张爹爹说,自己打了十多年的拳,不知是不是近年舞曲特别流行,广场上外放音乐节奏越来越快,都是“咚咚咚”的,也听不出调,实在很难接受。【场景:电影院】通话10分钟被观众怒视住在南湖泰然玫瑰湾小区的张先生是个电影迷。他向讲起近在电影院遇到的糟心事。那天,他在南湖金逸影城看《猩球崛起》。正当情节进入高潮部分,“高智商的猩猩们造反,准备大举进攻人类”时,身边的一男观众接起,谈起了生意。“喂,你听得到吗,喂……”可能因为影院信号差,这位观众的嗓门扯得很高,惊动了整个在场的观众。让他觉得无奈的是,这位仁兄竟打了大约10分钟的。“几乎所有观众扭着头瞪他,他根本就像没看到,旁边不少人都不耐烦地发出‘啧啧’声。”张先生说,这是他糟糕的观影经历,再好的电影也没有心情去欣赏了。刘元聪 高道飞 邵澜 张勇军 见习明凌翔 王莹

省局督查组赴穿黄河工程、两湖段工程开展督查工作
北京鬼来电 三更半夜传来女人凄厉哭声
安吉与妈妈首次合体为电影献声摇滚奶音惹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