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林黛玉对贾宝玉在感情上是索取型组图7z7

发布时间:2019-06-13 20:48:18 编辑:笔名

林黛玉对贾宝玉在感情上是“索取型”?(组图,

【林黛玉对贾宝玉在感情上是“索取型”?薛宝钗对贾宝玉在利益上是“索取型”?林妹妹跟贾宝玉一样重感情的。跟世俗利益相比,更看重的是感情。黛玉对宝玉在感情上有点像“索取型”的,这反而使宝玉学会了给予,学会了照顾人。因为他心里知道,林妹妹比自己更弱小,更可怜,更需要爱护。跟脆弱得跟瓷器似的林妹妹相比,自己都算是皮实的,应该学会轻拿轻放,免得无意中伤了她。归根结底,还是林黛玉身上纤尘不染的仙气,降服了贾宝玉内心残留的魔性。林黛玉的干净,使爱林妹妹的贾宝王也变得干净了,变得爱干净了。所以后来,娶了宝钗后,当宝钗按世俗规则劝宝玉追求功名利禄,宝玉加倍地怀念黛玉:“林妹妹可不会这么要求我的。”】

黛玉骨子里比宝玉更霸道?

在第三回《贾雨村攀权复旧职,林黛玉抛父进京都》,王夫人接待初进贾府的黛玉,特意打招呼:“只是有一句话嘱咐你:你三个姊妹倒都极好,以后一处念书认字学针线,或是偶一顽笑,都有尽让的。但我不放心的是一件: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今日因庙里还愿去了,尚未回来。晚间你看见便知了。你只以后不要睬他,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沾惹他的。”

林黛玉以前听母亲说过二舅母所生的这个表兄,衔玉而诞,顽劣异常,极恶读书,喜在内帏厮混,外祖母又极溺爱,无人敢管。就陪笑道:“可是衔玉所生的这位哥哥?在家时亦曾听见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小名就唤宝玉,虽极憨顽,说在姊妹情中极好的……”

王夫人解答:“你不知道原故,他与别人不同,自幼老太太疼爱,原系同姊妹们一处娇养惯了的。若姊妹们有日不理他,他倒还安静些,纵然他没趣,不过出了二门,背地里拿着跟他的两个小丫儿出气咕唧一会子就完了。若这一日姊妹们和他多说一句话他心里一乐,便生出多少事来。所以嘱咐你别睬他。他嘴里一时甜言蜜语,一时有天无日,一时又疯疯傻傻,只休信他。”《红楼梦》里,贾宝玉还未出场,小魔王的形象就在亲友议论中被勾勒出来,有点让人谈虎色变的意思。用现代的话来说,这是个不爱读书,却爱闹腾的问题少年。

果然,宝玉与黛玉初次相次,便因自己有玉而黛玉无玉这个小细节而大闹起来,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众人一拥争去拾玉。

贾母急的搂了宝玉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宝玉满面泪痕泣道:“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好东西。”

可见,跟宝玉没法讲道理的。或者说,他有自己的道理,他的道理又跟大多数人的道理完全不一样。他用自己的道理来判断是非,而哭、而闹、而大悲大喜。可不让别人觉得无法理喻嘛。他跟黛玉有一样很像。地以自我为中心,感情用事。这一对金童玉女倒是能相互体谅,跟旁人相处就费劲了。打的根本不是同一副牌准确地讲,即使打的是同一副牌,出牌时却是按照不同的理儿。不按常规出牌。可不就乱了吗?可不就把贾府的牌局给搅乱了吗?让周围人怎么跟你玩啊?

宝玉与黛玉,是贾府里的两个异类。幸好,他们彼此视为同类。宝玉在许多人眼中是个不讲道理的小霸王,半疯半痴。黛玉却不会这么看。黛玉从宝玉身上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只不过自己把疯魔的那部分压抑得比较深,但也还是易伤感、爱生气的。

世俗人怎么看宝玉,《红楼梦》里说后人有《西江月》二词批宝玉极恰:“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本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与膏梁,莫效此儿形状。”批得真够狠的。半是情种半是魔的贾宝玉成劝诫“富二代”乃至“富三代”、“四代”的反面教材了。快要成为“败家子”的同义语。仿佛良辰美景红楼梦,都是被这个游手好闲、兴风作浪的“混世魔王”挤兑垮的?贾宝玉婚恋问题体现“富二代”乃至“富三代”、“四代”的通病?

如果贾宝玉没遇见林黛玉,可能还真的就是个闲得无聊的花花公子,东一榔头西一棒的,不是招花惹草,就是惹事生非,不务正业也罢了,自己心里还没着没落的,苦不堪言。可他碰上林妹妹了,一切就变了。起码,不感孤独了。难怪宝黛相见,彼此都觉得对方似曾相识。黛玉是心里暗想:“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宝玉则明说了:“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贾母笑话他:“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

宝玉那时的笑是真开心:“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这就是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吧?这种似曾相识,亦即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爱情能改变一个人,不,改变的是两个人。宝玉与黛玉如金凤玉露一相逢,彼此进入对方的视野,也就进入对方的内心,各自的生活、各自的性格乃至各自的命运,都被改变了。

宝黛之间朦胧的爱,更多地带有兄妹情的性质。贾宝玉多了个妹妹,尤其是多了这个让他既敬爱又怜惜的林妹妹,仿佛很快就长大了,他有了从未体验过的感。作为宝哥哥,虽只比妹妹大一岁,也要扛的,尤其林黛玉年幼丧母,家庭不幸,来贾府是投奔亲人的,贾宝玉肯定不会拿她跟别的妹妹一般看待。

林妹妹爱生气的,贾宝玉学会了谦让。林妹妹爱吃醋的,贾宝玉学会了包容。林妹妹爱哭的,贾宝玉自己反倒很少哭闹了,他要学会劝慰、呵护这个多愁善感的妹妹……

与其说贾宝玉曾是荣国府的小霸王,莫如说黛玉骨子里比宝玉更霸道,当然,她这种霸道只能对宝玉一个人使,只对宝玉有效。谁叫宝玉喜欢她的呢?女人只会对爱自己的人撒娇。她所谓的“霸道”其实也是一种撒娇的方式,就像小孩子希望获得大人更多的爱,更多的关注。

黛玉对宝玉在感情上有点像“索取型”的,这反而使宝玉学会了给予,学会了照顾人。因为他心里知道,林妹妹比自己更弱小,更可怜,更需要爱护。跟脆弱得跟瓷器似的林妹妹相比,自己都算是皮实的,应该学会轻拿轻放,免得无意中伤了她。

归根结底,还是林黛玉身上纤尘不染的仙气,降服了贾宝玉内心残留的魔性。林黛玉的干净,使爱林妹妹的贾宝王也变得干净了,变得爱干净了。所以后来,娶了宝钗后,当宝钗按世俗规则劝宝玉追求功名利禄,宝玉加倍地怀念黛玉:“林妹妹可不会这么要求我的。”

是啊,林妹妹跟贾宝玉一样重感情的。跟世俗利益相比,更看重的是感情。宝钗再美,还是有点俗气。俗气征服不了宝玉的心。只能惹起他的反感。黛玉身上有一种清洁的精神,即所谓超凡脱俗的仙子气,唤起了宝玉的敬意。宝玉见的美女多了,他不是把黛玉当美女看的,而是当难得一遇的仙女来爱的。

大观园里美女如云,能像仙女般不沾人间烟火气的没几个。除了黛玉,可能就算引领宝玉梦游太虚幻境难解难分的秦可卿了。宝玉梦醒时失声喊叫的是“可卿救我!”只是可卿早早地夭折了,救不了宝玉。对于宝玉来说,黛玉才是现实可能性的一颗救星。半个痴人半个狂人的贾宝玉,与林黛玉相怜相爱,才找到了迷失的自我,才真正地长大了。说白了,黛玉才是惟一能理解他的。宝玉因为黛玉的理解而理解了自己。在此之前他甚至是无法自控的。

黛玉像一块明矾,使宝玉混沌迷乱的心变得静了,变得净了。一惯粗心的他,在黛玉面前还变得细心了。譬如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宝玉怕黛玉才吃完饭就睡午觉睡出病来,就不断地哄她说话儿:“酸疼事小,睡出来的病大。我替你解闷儿,混过困去就好了。”黛玉只合着眼,说道“我不困,只略歇歇儿,你且别处去,闹会子再来。”

宝玉推她道:“我往那去呢,见了别人就怪腻的。”黛玉听了,嗤的一声笑了,后来还说了一句:“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

宝玉说的是实话:有林妹妹相伴,他都不愿跟别人多打交道了,觉得腻味,那能跟吐气如兰的林妹妹比呢,这是人间与天上之分啊。

黛玉无意间也说了实话:宝玉带给她喜,也将带给她悲,带给她爱,也将带给她痛,是挡不住的缘,也是躲不过的劫,今日的甜蜜会使明天的愁苦翻倍儿般更难承受……痴于情,才是黛玉命中注定的磨难。

不管怎么说,这一回在整部《红楼梦》里,是让我感到温馨的一段。我读出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那种甜美味道。从宝黛斗嘴说笑,看得出黛玉的伶牙利齿,宝玉的无微不至,宝玉说不过黛玉,伸手向黛玉膈肢窝内两胁下乱挠,黛玉素性触痒不禁,笑的喘不过气来;宝玉给黛玉暗含机锋地讲笑话,又惹得黛玉翻身爬起来按着拧他的嘴,拧得他连连求饶……这些若落在别人身上只算打情骂俏,可发生在宝黛之间,则是充满童贞与浪漫的美好。宝玉与黛玉,都藏着一颗童心,彼此用不设防的童心来相互慰藉、相互取暖的。

在宝钗面前,宝玉很难如此投入又如此放松地开玩笑。为何说宝玉与黛玉天造地设,因为他们相互解放了对方,体现出自然也美妙的样子。

在这一回里,黛玉是真的开心。她以前很少这么开心过,以后也很难这样开心到。在这一回里,黛玉真的忘掉了忧愁。当然,更开心的是宝玉,他不仅自己开心,还为自己带给了林妹妹开心而开心。他希望林妹妹活得开心了。这比任何事,都让他觉得自己活在世上还是很有用的。

对黛玉的爱护,使宝玉体会到活着的价值。曾经有“混世魔王”外号的贾宝玉,变成了护花使者,爱情使他变得高尚起来。也使他发现并相信了自己的力量,那怕这种力量只对林妹妹一人有效,他已经很满足了。

别人把贾宝玉比作混世魔王,还真不能说是完全看错。重情而不重礼,反感家规束缚的宝玉,脑海中还真有些无法无天的想法。他偶尔发作的疯癫与痴狂,既是渲泄,也是消极的反抗。

贾宝玉至少有一半天性,相当于荣国府里的孙悟空,顽劣不化。只是,像王母娘娘一样恩威并施的贾母,像玉皇大帝一样道貌岸然的贾政,不会允许任何人大闹天宫。贾宝玉的命运,包括他的爱情、他的婚姻,并不掌握在他自己手里。

第三十三回,《手足耽耽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承笞挞》,贾政真是把宝玉照死了打啊:“我养了这不肖的孽障,已不孝。教训他一番,又有众人护持。不如趁今日一发勒死了,亦绝将来之患!”便要拿绳索来勒死。这已不只是恨铁不成钢了,还是对宝玉的不驯所进行的无情镇压。

而后来,贾宝玉的亲事,更是由贾母亲自给定的,选的是薛宝钗。她觉得林黛玉体弱多病,恐怕无法长寿。老太太疼的是宝玉,却偏偏不让宝玉娶他自己疼的人。说到底,这一大家人还是对宝玉不放心,不信任他自己的选择,硬生生地要代为取舍。贾宝玉怎么反抗包办婚姻?

贾宝玉与林黛玉,就这样被活生生地给拆开了。先是被亲人给拆开了,接着又被死神给拆开了。,贾宝玉还是反抗了。不再是以痴狂、以疯癫,而是以万念俱灰、以出家来表示抗议了。他的这一举动,打破了贾母等家长们的如意算盘,也使薛宝钗苦心经营的美梦破灭。他以命运的再度改变,来反抗别人对自己命运的粗暴干涉。他被压力所扭曲,可接着却是更大程度的反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看上去文弱的贾宝玉,骨子里还真不是好惹的。他的那股劲儿上来了,谁也拦不住。

是啊,林妹妹都不在了,自己呆在大观园里还有什么意思呢?

seo首页优化如何操作
病因病理
个人微商城要公众号才能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