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国产千元手机也拼工艺生态新一轮洗牌路在何

发布时间:2019-08-15 17:57:04 编辑:笔名

  大清早过卖早点的:大米粥呀,油炸果(鬼)的。然后是卖青菜和卖花儿的,讲究把挑子上的货品一样不漏地都唱出来,用一副好嗓子招徕顾客。 一年将结束,回顾一下,中国今年的圈大概就像萧乾先生笔下老北京胡同里的 吆喝 一般,走街串巷的 小贩 组成了一支街头管弦乐队,声乐、弦乐、管乐和打击乐器的声响交织成一曲 轻金属 ,热闹非凡,可见这种略带戏剧性的叫卖艺术在互联时代并没有失传。

  一、千元机市场已经迈入新一轮洗牌?

  2014年注定是躁动不安、 高昂的一年,千元机市场的拼杀就像日本战国时代的川中岛合战一样,战况激烈却仅以和局收场。厮杀过后,2015年应该是沉寂的一年,应该是反思的一年。然而,我猜中了开头,却没能料到这个故事的结局。

  2015年,整个行业的 碎步式 节奏加快。有意思的是,在消费者看不到的一边,是上游供应商的频繁破产,而另一边厂商新品扎堆发布,营销大战随即展开,千元机市场依旧一片混战,只不过,混战中求生的小品牌已成为昙花一现。

  从某种程度上看,拼参数的时代已经渐行渐远,行业已经向软硬结合的道路迈进,然而,设计语言和生产工艺的更新导致生产成本上升,盈利空间越来越小,深陷其中的中小企业已经无法通过盈利来缓解资金链的紧张,只能被迫进入新的一轮洗牌,面临淘汰。而那些资金、技术雄厚,抱上大腿的品牌尽管无法三分天下,却也已经形成 春秋五霸、战国七雄 的局面 这,是一个胜者为王的时代。

  二、新旧千元机更替,厂商该如何玩转?

  放在两三年前,如果你问我一千元钱如何挑选一款流畅的安卓,我的答案会是,选个诺基亚108吧,超长待机不卡顿,价格只要五分之一喔。

  当然,以上只是一句玩笑话,但就当时来说,一千元的价格很难买到一款流畅的安卓却是个不争的事实,更确切地讲,当时的安卓价格并不如现在这样亲民。

  旧千元机 这是一味 番茄炒蛋

  2011年,互联品牌+电商的兴起,宣告了运营商定制时代的衰退。从 为发烧而生 的口号起,硬件参数的堆砌堪比美苏军备竞赛:屏幕从 .5英寸到5.0英寸,从TFT到IPS再到OLED,CPU核心数从单核到双核再到四核,相机像素从200万到500万再到800万,技术的进步让的配置得到更加快速更新换代 这是以硬件为核心的智能辉煌的时代,两千,便是当时厂商和消费者共同的心理价位。

  很快,蜂拥而入的互联品牌蚕食着这块蛋糕,利润空间不断减小,如何寻求新的出路?挖掘新的市场成了选择,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千元机的攻伐战由此展开,而打响这个千元战场 莱克星顿枪声 的,依旧是小米。

  2014年是千元机市场厮杀的一年,不幸的是,这依然是个 配置为王 的年代。混战之下,必无完品,所谓 变形金刚 的配置, 芙蓉姐姐 的体验便由此而来。千元市场的微利性决定了性能的妥协,参数的注水造成了 低价高配 的假象。所幸的是,现阶段早已不是智能刚兴起的时候,信息的不对称性逐渐弱化,参数营销的作用已经慢慢淡化。

  这个时候的千元机市场还有另一个特点,就是 饥饿营销 。所谓 饥饿营销 ,是指厂商有意调低产量,以实现对供求关系的调控,并制造供不应求 假象 ,从而维护产品的高热度或高价 简而言之, 得不到的就是的 ;另一方面,厂商对供应链的把控能力不足,产能问题严峻,悲剧地被套上 饥饿营销 的大帽子。

北京
2012年嘉兴体育C+轮企业
2006年杭州其他上市企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