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专家谈中国医疗服务与其免费不如放开市场图

发布时间:2019-07-14 00:36:27 编辑:笔名

专家谈中国医疗服务:与其免费不如放开市场(图)

美国联邦政府关门半个月,俄罗斯宣布国民免费享受医疗服务。今年10月,这两条消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一是因为这两个国家的世界地位举足轻重,二是由于两个话题全都涉及到一个敏感的民生问题——医疗。

美国是发达国家中极少的没有实现全民免费医疗或全民医保的国家。虽然总统奥巴马提出的“让医保覆盖所有国民”的医改法案艰难通过,随着美国政府债务规模受限,政府想推动全民医保这项大额支出,想必力不从心。

这边厢美国为钱焦头烂额,那边厢俄罗斯却在重申他们的“免费医疗”政策。

对免费医疗模式的关心,凸显了公众对看病问题的焦虑。尽管我国从2009年便启动了新一轮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但是“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根本解决。有人戏称,医疗服务已经和住房与教育一起,并列成为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新三座大山”。

俄罗斯真的能实现免费医疗吗?我们推行的医改又能否从中吸取的经验?我们什么时候也可以享受到真正的免费医疗?

谈到这个话题,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言人邓海华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医改是世界性难题,各国情况都不同。推行了4年的新医改让我们国家超过95%的老百姓都实现了基本医保,国家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在坚持全民医保的制度基础上,真正做到全体居民病有所医。

“党中央、国务院在2009年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邓海华称,我国届时将实现以基本医疗保障制度为主,其他的商业医疗保障制度为补充的国家医疗保障体系。

至于我们国家何时能够拥有免费的医疗制度,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则表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完全彻底不收费的医疗。”

“想要真正提高中国医疗的服务质量,核心问题不是如何筹资,而是要通过开放市场、引入良性竞争的方式,从根本上解决效率问题。”北京大学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表示,唯有引入社会资源,打破公立医院一统天下的局面,才有可能让中国的医疗资源更高效、更有目的性和更有动力地去限度提供医疗服务。[1][2][3]下一页对话

“免费”医疗会令看病排长队

朱恒鹏:所谓全民免费医疗,又叫全民公费医疗,特指公众去到由政府举办的公立医疗机构看病时不用缴费或者只缴很少的费用。维持公立医疗机构建设和运营的经费,包括医务人员的工资主要靠国家财政支付。

国家的财政收入从那里来?显然是国民税收。“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个世界不可能有什么“免费”的医疗,而且在这种医疗体制下,老百姓也没有自由的择医权,无论国家给你什么样的医疗服务,你都必须接受。

而且在这些实行免费医疗的国家和地区,医生与护士一般拿的都是死工资,没有激励机制,他们的工作积极性通常存在严重问题。

英国搞的就是这种“免费”医疗,全民看病都需要排队,无论你是部长还是首相,看个病都要等上几个月。

刘国恩:世界上无论那个国家在为国民提供医疗服务时,都是通过缴纳税金或购买医保的方式来筹集资金的,并没有彻底免费的医疗服务。

加拿大、英国以及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都是通过缴税的方式来筹资。这些国家和地方的公民所缴纳的税金中已经包含了将要用于医疗服务的资金。虽然大家在看病就医时不需要再额外缴费,但是这种所谓的免费只是在看病的时点上不用花钱,而并不是说政府白给大家看病。

至于通过购买医保来为医疗服务筹资,则是指该国公民在缴纳一般税收时并没有单独交纳医疗方面的费用,所以如果公民希望享受由国家所提供的医疗服务,还需要额外购买医疗保险。当然我们可以选择是否购买以及购买什么样的保险。只要你买了保险,在看病就医时不需要支付太多的钱就可以看病,除非你的病种和用药在所购保险服务覆盖范围外。

虽然免费看病对老百姓来说更加简单,但是大家在使用医疗服务时,容易失去成本控制意识,而且也没有选择医疗服务的主动权。

通过医疗保险来筹资的模式缺点在于流程相对复杂,大家在看病时需要考虑保险的标准与范围,但其优势是给了公民更大的选择权。我们可以选择是否参保、参加什么样的保险。虽然中国目前还没有为大家提供更多的保险选择余地,但随着我国医疗保险事业不断发展,未来会有更多的选择权。

蔡江南: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免费医疗是毫无限制的全免费,它一定是一个有限定范围的免费。各国都是对基本部分的医疗提供免费,而且在提供这些基本医疗服务时,不少国家还会设置一定的起付线,而非完全彻底的免费,因为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病人的行为,节约成本。

即便是那些可以实现基本医疗全免费的国家,它们所提供的这部分免费医疗的质量水平也都偏低。如果你希望享受高水平、高质量、高舒适度的服务,还需要去购买补充型医疗保险。

另外在这些国家,只要你的病情不是特别严重,不属于急诊,你都需要去排队等待就医。前一页[1][2][3]下一页医疗服务更要讲效率、讲竞争

刘国恩:除了确定我们的医保筹资模式之外,我们还要解决医疗服务的供应问题。我们国家之所以会出现“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说到底就是因为服务供应跟不上需求增长。

医疗服务供应体系必须要通过改革才能获得长足的发展。要想提高中国医疗服务,彻底解放医疗市场的生产力,就必须放开医疗服务市场。这样才能让所有的医疗服务资源限度地提供医疗服务。

我们国家的医疗服务体系应该是一个多元化的体系,其中既有公立医院也有民办医院,既有独资医院也有合资医院。我们应该动员各方力量,把医疗服务市场建成为一个更加讲效率、讲竞争的市场,让那些态度恶劣、服务水平不足、收费不合理的医院出局,从而实现彻底的医疗服务体系改革。

蔡江南:中国现在有2/3的医院都是公立医院,超过90%的患者都会到公立医院看病。然而这些医院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立医院,政府所给予的补贴只占到了医院收入的10%。

中国并不需要数量如此众多的公立医院。从数量上看,中国的公立医院只需占到医院总数的25%左右就已足够,但是这些医院必须是名符其实的公立医院,政府财政补贴应该是它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它们的作用是为民众提供低价甚至是免费的服务,而且这些医院应该是不太容易盈利的医院,如传染病医院和精神病医院等。

至于这余下75%的医院,其中至少有一大半都应该是民营非营利性医院,即那些收入不能用于个人收益,只能用于医疗机构发展和公益事业的医院。民间投资者投资办医院的目的不是挣钱而是挣名,通过开办医疗事业,为自己的品牌打广告,做宣传。

王丰:我们必须真正放松政府部门对医疗市场的控制。我们的医疗服务必须开放,引入竞争,就像我们早先的国企改革一样,允许更多的社会力量进入,让病人有选择医院的权利。

我们现在的医疗定价完全由国家说了算,然而这个价格是被严重扭曲的。真正合理的方法是把定价权彻底交给市场,在引入竞争后,如果你收费合理,病人就会来找你看病;如果不合理,大家可以去选择那些性价比更高的医院和医生。

廖新波:许多地方政府都坚持“以经济发展为中心”,认为医疗事业只是一个单纯的投入,根本没有认识到医疗卫生的投入实际上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医院是公益机构,从短期来讲,的确是需要花钱,但是从长远来看,办医院是社会的稳定剂,是使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引擎。

如果大家都担心得病之后没法治,就去存钱,谁来创造GDP?如果大家没有后顾之忧,把用来看病的钱都拿去生产、投资,难道就不会产生经济效益吗?(刘砚青)

原标题:专家谈中国医疗服务:与其免费不如放开市场(图)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前一页[1][2][3]

拼团砍价小程序
公众号是否可以加入微商城
微店买家网页版
友情链接